治疗痤疮最好的医院是哪里

追剧刘涛、杜淳和李念等人所出演的《我是真的爱你》。

整部剧最大的感受是两个字——“焦虑”。

如果非要在这两个字前面加上备注,那必须是——“女性”。

无处不在的“女性焦虑”充斥在整剧始终。

剧情开始,先让我们看到了“糟糠之妻必下堂”的人间人性丑陋。

一个生下三个孩子的妈妈发现老公出轨,剧情没有过多的解释,代表着出轨证据的一只口红和原配那张素面朝天的“黄脸婆”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难读出言外之意: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你不化妆打扮,所以男人才出轨!

这个妈妈酷酷地决定离婚,但看着三个可爱的孩子,心软了下去,离婚之事暂且告一段落。

作为路人甲乙,这个妈妈也是现实婚姻中女性的一个缩影。

无人念及她的生育之苦和带娃之累,只觉得女人就应该精致漂亮,如果没做到这点,那婚姻危机是迟早的事,归根结底是自身懈怠的原因。

怕是只有同为母亲的人才能理解:孩子做不了什么事,但孩子却能让你什么事都做不了。

三个孩子的衣食住行、教育、喂养,如果妈妈亲力亲为,真的能每天穿着修身的衣服、踩着气质的高跟鞋、化着无懈可击的妆吗?

只是因为性别是女性,所以“精致”就成了不容置喙的标准。

呵呵!

再看主角刘涛所饰演的职场女性代表萧嫣。

萧嫣出现就带着醒目的“丁克”标签,对婚姻不向往、对孩子无感觉、对生育坚决反对。

她的爱好只有工作和搞钱,在自我的清晰目标里活在世俗之外。

尽管她坚定地在自我世界里向上攀爬,却依然躲不过外来的嘲讽,“都三十多岁的女人了,还不结婚!”

面对工作,公司领导人和萧嫣说,因为她丁克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深得公司新任,但当后来竞争项目时依然是这位领导,前后矛盾地说,因为萧嫣没有婚育,所以在母婴项目合作中不占优势……

萧嫣理直气壮地回怼,如果再拿自己丁克的事情来搞歧视,她将起诉公司。

我们看到了萧嫣这样一个霸气的职场女性,却无力于女性被区别对待的不公。

职场的势力和残酷就那么赤裸地呈现在那里,需要你拼搏的时候,你的不婚不育是优势,需要你和母婴市场占主导的女性客户共情时,你的无儿无女又成了原罪。

剧中的男高管呢?

没有一个镜头直指其家庭矛盾,没有人指责为什么三十多岁的男人不结婚,更没有人以好奇为出发点批判男人该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

王媛可饰演的陈娇蕊,真的把女性的焦虑和压抑演绎地入木三分。

陈娇蕊的高光时刻没怎么来得及呈现,就直接被代入职场女性回归家庭再返事业场的压力正题了。

陈娇蕊在正想稳固和向上冲的事业发力阶段怀了孕,公司明面上以让她休息为由架空了她多年的累积,让她的竞争对手萧嫣接替其工作。

突如其来的事业打击、多事而没有边界感的婆婆、半丧偶和半诈尸的老公,让她这个没有恢复好身体和不曾修复好心灵的产后妈妈,在被周围忽视和高出现实的自我要求条件下,患上了抑郁症。

陈娇蕊的抑郁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但任何人没有理由说她矫情。

本来可以在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因为孩子,自己的前途被劝退和中止了,无论怎么鼓吹母亲这个身份的伟大,也依然抵消不了一个人社会属性的心理落差。

强势而固执的婆婆,只关心孙女不在乎儿媳的身体,逼着陈娇蕊喝各种油腻的汤、催着生二胎、明里暗里下着生男指标、没有分寸感地插手夫妻俩的事而辞退月嫂……最终的最终,婆婆参与的婚姻里,压死骆驼的每一根草,都有罪!

陈娇蕊的丈夫,也就是杜淳饰演的儿科医生莫铭,表面看很喜欢孩子也是个好丈夫,但在夜里孩子哭闹时,无论陈娇蕊怎么喊和摇晃他起床喂孩子,他都陷入沉浸式死猪睡眠。

是男人天生比女人睡得沉吗?

不!是作为妈妈的女人责任心比男人重!

莫铭之所以敢有恃无恐地继续睡去,不过是笃定了自己睡去后作为妻子也作为母亲的陈娇蕊必然不会不管孩子。

他深谙家庭中可恶的“跷跷板”之道。

陈娇蕊确实爱工作,只有工作才能让她从抑郁中活过来。

她以为再返职场,“蕊姐”即便不再是“蕊姐”,也不至于从零开始吧,毕竟自己在公司多年。

然而,她的重返职场,等于从零开始。

后来的种种,孩子与事业,事业与孩子,从来没有互不影响的时候。

她累吗?

累的不只是她,还有千千万万个女性。

我们以为,女人好好工作会有更大的选择权,可以更能接近自由,可无论工作还是生活,无论女人付出多少努力,在性别的天秤上,筹码永远青睐的是男性。

最后来说说李念饰演的全职妈妈尤雅。

尤雅的出现多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尽管她已是孩子妈,但依旧明朗如少女,天真、活泼、乐观。

她身上没有传统家庭主妇的负面,没有邋遢、抱怨、局限,既乐于做家庭主妇,也胜于做家庭主妇。

整洁的家庭、懂事的儿子、专情的老公、完美的自我,怎么看,她都是人生赢家。

可就在尤雅老公的公司破产以后,俩人之间的矛盾便暴露和爆发了出来。

尤雅想要二胎,她老公不支持。

尤雅选择月子中心,她老公不同意。

尤雅觉得自己把家庭照顾得很好,她老公不认可……

她老公那句扎心的话是这么说的: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人在工作赚钱养家养孩子,你只是陪孩子玩玩而已。

曾经,她是接送儿子、做做饭、练练瑜伽、美美容,穿着名牌衣服、背着大牌包包的那个快乐且傲娇的家庭主妇,但没有了经济的滤镜,乌托邦的快乐,立马变成了打脸的笑话。

最后的尤雅虽然和老公重归于好,但却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尤雅了。

她参与了开办餐厅的事业,也就是不能免俗地变身了事业女性。

我说她“不能免俗”,并非是作为事业女性很俗气,而是一个喜欢家庭的女人却不得不选择事业。

为什么?

因为世俗要求女人,带娃和貌美如花如何已经不够了,还要能和男人一起赚钱养家。

故事的开头,刘涛饰演的萧嫣对那个被出轨的三胎妈妈说,“女人怎么选都是错,干脆不选。”,像极了一句漂亮的气话。

人活着本就是不断选择的过程,不可兼得的事情数不胜数,就像人走路必须先迈左脚还是右脚一样,无法同时兼顾,即便同时兼顾了,又能蹦跶多久呢?

以上,剧中的四位女性,没有一个是自由且幸福的例外。

她们四位,何尝不是现实中无数的四位。

时代在变,可时代越变,对女性的要求就越高。

家庭、工作、生育、精致、少女感、女人味、精神自由、经济自由……

每一项,都是枷锁,每一项,都是焦虑。

女性焦虑,何时可以结束?

——枕藏

*本文由枕藏原创。更多文章,记得点赞加关注。

本文来源:网易网中国家庭报,新闻转自各大新闻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我是真的爱你》:女性焦虑,何时可以结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