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行业发展现状和发展前景

原标题:从专注手术到“未病先防”

从医40年,从为患者做换髋手术、保髋手术,为他们解除病痛,再到将视线移向疾病的更前端,协助患者远离疾病,尽力做到“未病先防”。这些年,让张洪医生挂念的总是患者期盼的眼神。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骨科 张洪

髋关节发育不良又称“先髋”,是一种胎儿/婴儿发育过程中出现的畸形,发病率约为千分之四,在我国的患病人数约500万。

罹患这种疾病,轻则患者成年后出现髋关节疼痛、跛行,重则当患者还处在婴幼儿时期,刚开始学习行走时即会出现鸭步样摇摆、长短腿,成年后甚至还会丧失劳动能力。疾病会给患者带来无尽的身体痛苦与精神折磨。另外,多次手术的费用也会给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其实,这种疾病是可防可控的。宝宝出生后1~3个月时,通过超声就可发现,其中,90%以上的患儿通过佩戴挽具即可纠正畸形。对付这种疾病的关键就是时间!如果到开始行走后出现跛行时才发现畸形,就为时过晚了。

S女士就是这样一位被“耽误”的患者。2013年,近50岁的S女士找到我。她小时候患上了双侧髋关节发育不良,却没有被父母发现。S女士从小喜欢运动,但后来她喜欢上打高尔夫球,挥杆的动作需要扭腰、扭胯,这对她的髋关节造成了致命伤害。

第一次看到S女士的片子时,我就建议她换人工髋关节,但被她拒绝了。她坚决不肯换身上的“零件”,要求做截骨手术。她说她查遍了国内外的专家资料,选择我们团队就是因为看重我们最擅长髋臼周围截骨术。后来,她的手术很成功。

而同年收治的8岁女孩“小龙女”就没这么幸运了。她来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因严重的双髋脱位,走路一扭一扭,摇摆得很厉害。在好心人的资助下,我们团队为她做了髋关节截骨复位术。当时手术很成功,但经过几年的随访我们发现,她的病情严重程度比S女士厉害得多,接受手术时已超过髋完全脱位的最佳手术时间。而“小龙女”也没有S女士的运动康复条件,恢复得并不理想。

“小龙女”成了我的一个心结,作为成人关节外科医生,我深刻体会到错过最佳治疗时期患者的无奈与痛苦。髋关节截骨术被称为关节外科的“珠穆朗玛峰”,当我在这一领域不断探索、不断实现突破时,却发现患者其实越来越多,手术根本做不过来。而如果我们将努力放在源头,做好婴儿髋关节超声筛查,这一疾病将会像我们应对小儿麻痹后遗症、大骨节病等严重骨病那样,终将会被彻底消灭。

还记得1982年时,我刚开始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实习轮转时,我们的大导师、医院首任院长、中国骨科创始人孟继懋教授一番语重心长的教导:评价一位骨科医生是否优秀,不仅是他为多少患者做了多少手术,而是他有没有尽心尽责,让患者尽量不做手术或者少做手术就能恢复健康。几十年来,这一席话如一记重锤,时时在我心中敲打。2019年,我终于下定决心,将工作重心从治疗向预防倾斜。

最近,我两赴西藏调研。2021年5月,我们在西藏拉萨举办“发育性髋脱位筛查研讨会”。7月我们又来到西藏昌都,与当地卫生健康部门联合开展试点调查,摸清昌都地区“先髋”发生率,为在昌都地区开展婴儿髋关节超声筛查提供确切数据支持。

赴昌都调研时,恰逢成都暴雨,机场封闭,我们得以在昌都多停留了两天,有机会细细地顺藤摸瓜。

我们召开了一次与北京髋关节筛查专家连线的扩大视频会议,让我感动的是,昌都卡诺区人民医院拉姆院长一声令下,召集了医院妇幼保健科、骨科、超声科、儿科等多个相关科室的医生,还包括了医院医务部、护理部、宣传科、院长办公室的有关负责人一并出席会议。这位藏族院长对“先髋”筛查的重视与立竿见影的行动力,让我深受鼓舞。

从医40年,从为患者做换髋手术、到做保髋手术,再到帮助他们远离髋关节疾病。一个个患者的故事总会在我脑海里徘徊,难以忘怀。这些一路上遇到的患者、家属,以及他们的支持与鼓励,是我放下手术刀,走上“治未病”道路的最大动力。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从专注手术到“未病先防”

相关推荐: 吹牛是一种夸大狂

原标题:蔡奇“四不两直”到前门大栅栏地区调研检查疫情防控和商圈改造提升时强调打造历史文化和现代时尚交相辉映的地标商圈 (记者 刘菲菲 高枝)昨天下午,市委书记蔡奇以“四不两直”方式到前门大栅栏地区调研检查疫情防控和商圈改造提升。他强调,前门大栅栏地区是京味传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